南山区法院周边酒店:揭开主毛泽东蒋介石住过的美庐别墅秘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5/17 05:14:49

揭开主毛泽东蒋介石住过的美庐别墅秘史

 

“美庐”别墅是国共两党最高领袖都住过的唯一别墅,历史上绝无仅有。解放后,林彪、郭沫若、陈毅、胡耀邦上庐山时,亦曾在此别墅住过。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庐”“禁苑”作为旅游景点对外开放。  

 

无论时光如何飞逝,无论历史如何演进,庐山的云海依旧翻涌着日出,庐山的松涛依旧弹奏着琴声。从古到今,特别是中国历史的书页翻到了二十世纪之后,一向以秀丽闻名的庐山,被人议起想起的时候,已不仅仅局限于她迷人的景色,都会因之联想到一些举世瞩目的人和事。

 

美庐别墅的风月史和外交史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蒋介石第一次带上庐山的佳人并非宋美龄而是陈洁如,但这并没有妨碍蒋、宋日后成为一对如意的夫妻。蒋介石与陈洁如有一张在庐山的合影,两人都穿着白色对襟布衫,相对着朝向镜头。镜头里的蒋介石显得过于冷静刻板,照片背景也显得单调。未来的变数仿佛潜伏在其中。

 

与宋美龄的婚姻增添了蒋介石的人生光彩。在孙中山的家里,蒋介石第一次见到孙夫人的妹妹宋美龄就被其丰姿绰约所迷醉。而宋美龄对眼前这位高挺的国民党军事新星显然也抱有相当好感。在众多的追求者当中,宋美龄挑选蒋介石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有她主观上的因素,对蒋介石能够统帅势如破竹之兵挥师北伐在心中自有一份仰慕之情。蒋、宋联姻之时,正是宁汉分裂、蒋介石下台的失意之时。蒋介石追至日本向宋母求婚,至诚至爱之心使其在婚姻上大获全胜。宋美龄相信蒋介石不过暂时虎落平阳,日后终有崛起之时。她认为,当时中国的统一只要国民党内部团结,就欠临门一脚了。宋美龄、宋霭龄及宋子文周旋和协调了蒋介石与汪精卫的关系。蒋介石重新回到权力的中心。可以看出,情感是一方面,协助蒋介石完成全国统一,实现其统治也是宋美龄对婚姻的一个理想诠释。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宋美龄。舆论批评蒋、宋是政治联姻,一是因为蒋介石有过婚史记录,二是因为宋美龄是孙总统妻妹,蒋因此觊觎国民党的最高权力。

 

1943年,宋美龄以治病为由到美国出访。她接受了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演讲邀请,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在美国国会殿堂演讲的外国第一夫人。宋美龄在国会演说的形象,在美国这个全世界传媒最发达的国家到达每一位美国人民的眼里。美国人睁大眼睛发现,这位“中国第一夫人”脱口而出的英文词藻甚至比他们还要生动典雅,而且举止落落大方,十足的大国风范。那时,日本已经发动了珍珠港事件,美国人对日本恨之入骨。他们从宋美龄的演讲中得知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英雄事迹,无不兴起对中国人民惨烈牺牲的强烈同情。

 

当年美国《时代》杂志把宋美龄选为年度风云人物。宋美龄的美国之行,赢得了美国对中国这个苦难国家的援助。不过,那些援助到老百姓头上能有多少?美国的支援主要用在装备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和王牌军。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以无与伦比的民族牺牲,赢得了世界各国的敬意。国民政府利用这一时机开展了强大的外交。1942年元旦,中、美、英、苏领衔签署26国《联合国家宣言》,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形成。1月,蒋介石推举为中国战区统帅。为鼓励中国继续抗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在政治上迎合了蒋介石的要求,1942年10月10日,英、美分别发表声明,宣布与国民政府谈判废约。废约是中国人民长久以来的愿望,这一举动大得蒋介石欢心。但在具体谈判到归还香港、九龙问题上,中、英发生激烈争执。中国坚持要求英国在战后交还香港,英国则软硬兼施,拒不交还。谈判一直未达成结果,香港问题暂时搁置。1943年,中美、中英分别签署了取消两国在华治外法特权的条约,随后西方各国相继宣布放弃在华不平等条约。

 

同年11月,地中海温暖如春的冬天,蒋介石携身着短袖旗袍,容彩熠熠的宋美龄飞抵开罗。出席开罗会议的三国代表分别是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和中国的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开罗会议是中国经过六年的抗日战争后,真正能够跻身国际社会的重要会议。

 

开罗会议的结论是,美英和中国达成一项共识,主张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必须迫使日本把二次大战前从中国夺走的所有领土无条件归还中国,这些领土包括台湾、澎湖和东北等地。在中国的抗日和外交史上,开罗会议是重要而最具象征意义的会议。

 

宋美龄作为蒋介石的翻译兼秘书,由于对美英等国的充分认识,加上她上乘的国际知识和外交才能,对提升蒋介石的地位起了很大作用。

 

开罗会议是蒋介石、宋美龄政治生涯的绝顶。人生便是如一条抛物线,到达顶点后,接下来必然是跌落。在蒋介石还没来得及品尝完得志的喜悦时,就开始尝尽触目惊心的破灭的滋味。

 

在西安事变的危急关头和败退台湾风云正急的当头,宋美龄冒着随时可能以身相殉的危险来到蒋介石身边与其同舟一命,可谓患难见真情。政治固然是冷酷的,但在“美庐”别墅的造型和布局中便不难发现生活的温情。撇开一切政治因素,“美庐”不失为最为温馨的居家处所。但恰恰是政治把这幢小楼推上了迷离而又显赫的境地。

 

蒋经国抢政:美庐的黯淡岁月

 

蒋介石的一生中有二十余年与庐山有关,而其政治活动和平时生活就在“美庐”里,这里成了蒋介石的夏都行宫,是南京之外的第二个政治中心和决策密室。蒋介石及其他军政要人,几乎每年夏天都坐镇庐山,召开各种会议,1936年,他索性把行政院从南京搬上了庐山。

 

1936年6月和7月,“西安事变”后半年,周恩来代表中共就国共合作抗日的共同纲领,上庐山与蒋介石会谈。蒋介石与周恩来的会晤在“美庐”的会议室内进行。1946年夏秋,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八上庐山,肩负“调解国共 军事冲突”的重任。马歇尔在庐山拿到他外交生涯中最差的一份成绩单,调解失败怏怏归国的马歇尔对这份成绩单多少有些费解。他与蒋介石多次会谈的“美庐”曾为他的辗转难眠再添灰暗的色彩。

 

1946年的庐山,还是蒋介石的外交舞台,美国新任大使司徒雷登第一个上庐山递交国书,蒋介石在“美庐”接见了多国大使。脂红路、河东路、河西路为各国大使下榻之地。

 

这一年夏秋之际,另一件事也不能让蒋氏父子释怀。1946年,蒋介石六十岁了,他在南京为自己选了一块墓地,并把未来寄希望于长子蒋经国。标榜“三民主义”的蒋氏统治不过是一个封建世袭色彩浓厚的专制主义政权。1946年7月中旬,青年军各师师长及政治部主任云集庐山,这是小蒋准备接班的御林军。蒋经国把出席“三青团”第二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召到庐山,以庐山夏令营的形式集训一月,统一意志,统一步调。蒋介石欲把“三青团”变成与国民党平起平坐的政党,从而使蒋经国迅速进入南京政权的核心。9月1日,“三青团”“二大”在庐山召开,会上一片组党之声。但是国民党CC派头目陈立夫不甘心蒋太子抢政,迅速组织国民党元 老上山,反对“三青团”组党。蒋介石只好覆手为雨,远忧近虑,否定了“组党”论。但这只是在时间上暂缓了蒋经国入阁。蒋太子庐山受挫,“美庐”因此又添了一抹阴影。

 

1948年盛夏,蒋介石再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庐山。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葛鲁恩写道,在庐山,“他曾经步行到含鄱口远望山下的景色以及江水泛滥了的平原,他穿着灰色长衫、软木帽、玄色布鞋,最喜欢和蒋夫人在黄昏的微光中漫步”。

 

表面的轻松掩盖不了失败者的内心。8月9日至18日,蒋介石在庐山的最后十天中,与司徒雷登、翁文灏、王云五等为挽救南京政府的经济大崩溃,而研究制定了发行金圆券等法案。但是,蒋介石预感到国民政权垮台在即。在别墅院内南面树林中一个天然裸露的巨石上,蒋介石题刻了“美庐”二字。他意喻为这是美的房子、美的庐山,“美庐”二字永远凝固了他的悲叹与对庐山的深深眷恋。

 

毛泽东与美庐二三事

 

1959年6月29日,毛泽东第一次上庐山,下榻“美庐”。富有革命浪漫主义情怀的毛泽东主席以兴奋的一笑大步踏进“美庐”,他高声说:“蒋委员长,我来了!”

 

一天,毛泽东主席外出归来,听到院内有叮叮咚咚的声音,是石工正在凿击“美庐”题刻。毛泽东连忙摆手制止,他说,这是历史,蒋介石在这里住过,不能否认。幸亏毛泽东来得及时,这块摩崖石刻,仅“美庐”两字被损,字迹大体还是清晰的。

 

“文化大革命”中,此摩崖石刻再次被凿,还是此院工作人员搬出了最高指示,“美庐”题刻虽又略有所损,但还是再次幸免,大体如旧地保存下来。

 

1959年6月29日至8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期间;1961年8月20日至9月17日,中共中央九届二中全会期间,毛泽东主席曾三次在此别墅下榻。一般是白天在“芦林一号”办公,晚上住“美庐”。1970年庐山会议期间,晚上,毛泽东主席会徒步穿过175别墅与“美庐”之间很近的石条小路,仍然住回“美庐”。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宋庆龄上庐山,在此别墅住过。因为不同意识形态之争而骨肉分离的一对姐妹,想必“美庐”的每一个夜晚都让宋庆龄思绪难平。

 

“美庐”别墅是国共两党最高领袖都住过的唯一别墅,历史上绝无仅有。解放后,林彪、郭沫若、陈毅、胡耀邦上庐山时,亦曾在此别墅住过。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美庐”“禁苑”作为旅游景点对外开放。

 

美庐别墅的前世今生

 

“美庐”别墅,处于长冲河东岸的最佳地段,由于它极强的吸引力,游人很容易沿着东谷的河西路,走过石构的“美龄桥”,来到这里。这是一个很特殊的地区,一个世纪的迷雾笼罩,没有谁去破坏它的历史氛围。百年前这栋别墅的主人留给历史的只有寥寥几笔。

 

葱绿的林荫与草坪环拥的这个别墅小区,现为河东路180号,原为脂红路12号和13号,十九世纪末,它的业主是英国人西伊·阿·兰诺兹勋爵。1903年,产权转给了常居庐山的英国人温妮弗丽德·吉·巴莉女士,她丈夫在长冲河对岸开办“圣经医院”。蒋介石做四十寿辰时,这位英国人将这栋别墅送给蒋介石夫妇。这“送”是出于交情还是因为别的不得而知。宋美龄喜欢庐山的理由之一是因为庐山有许多她结交的外国朋友。

 

1933年8月8日,蒋介石偕夫人住进12号大院。

 

蒋介石是讲究风水的人,中国风水学说里“背山面水”是最为推崇的模式。“美庐”背靠大月山,坐北朝南贴切了中国传统建筑的朝向喜好,更符合多雾的海拔千米高山尤其珍惜阳光的需要。这幢英式别墅非常注重整体的理性与感性美,以石头建造,主体是两层。主楼上下两层内格局的主要部分完全一致,都连着外廊的门。木楼梯小巧而精致。套间的客厅与卧室的门都很宽,以落地玻璃、木格几何图案装饰,显出主人的高贵与阔绰。此别墅三个敞开式外廊,一个大平台,一楼南面东头还有一个十余平方米的阳台。这五个活动场所使建筑伸延在自然之中,大大活跃了主人的交际空间。阳台栏杆用宽大的石条构建,并以同等宽度的石条支撑,可依可坐,使栏杆本身的雄浑劲健与恬静清幽的周边环境,形成和谐而生动的对比。

 

天真、率性又不失才略的宋美龄,八岁跟着姐姐到美国读书,直至十九岁回国,长达十一年之久。在世界观、人生观的形成上,她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美国人。对这幢西式别墅钟爱有加的当然是宋美龄。在庐山,宋美龄曾有母亲陪嫁给她的位于脂红路210号的别墅。长冲河对岸,李德立的别墅几经转手归到了孔祥熙的名下,旁临着的山坡高处是宋母赠给宋庆龄的别墅。三姐妹可以齐聚在庐山。宋美龄陪嫁的那幢小别墅有了“美庐”之后便转卖了。

 

“美庐”最招人喜爱的当然是那绿门、绿窗、绿廊、绿栏、绿柱,连原先灰褐色的石墙,也因为爬墙虎的缠绕而变成绿墙了。据说“美庐”的屋顶最早是玫瑰红的颜色,日本人打来时,蒋介石的幕僚提议把屋顶刷成美国国旗以避免日本人的轰炸。但这个荒唐的提议被否决了。

 

1934年冬,蒋介石为“美庐”设计建造了副房。宋美龄在副房的墙根种下用飞机从美国带回的凌霄花,这种攀爬着墙壁、窗子作垂直绿化,夏季开深红色喇叭花的植物,增添了长廊的柔美,也以温馨艳丽补充了别墅的整体美感。别墅四周用低矮厚实的石墙围起,院内竹木高耸、青翠欲滴,白兰花枝盛叶繁清香袭人。山风从竹林和花丛中徐徐穿过,千株攒簇万棵摇曳,真是一片绿流一片幻海。

 

1946年7月,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和宋美龄重返庐山。被日本人践踏过的“美庐”修整一新,宋美龄请了上海官邸花园的英国顾问对“美庐”再次作了设计。在院子里的草坪摆上石桌石凳,又在竹林的背后建了一个面包房。这样在和客人相聚时,可以吃到刚烤出的香喷喷的面包了。抗战胜利带来的短暂喜悦像诱人的面包一样使女主人沉醉。

 

“美庐”一楼是宋美龄的卧室和会客厅。在中西合璧的会客室里,有猫眼绿的地毯和沙发,卧室中间双人床用英国优质木料制造。在餐厅一角,宋美龄当年爱弹的钢琴、挂镜、英文版书籍、煤油冰箱,如今还静静地放在那里。几幅宋美龄当年在庐山临摹的油画挂在墙上,这每一幅油画或明亮或沉郁都是心境的写照。二楼是蒋介石卧室和会议室,室内大衣橱、写字台、立柱灯、软躺椅和壁炉栏都是蒋介石当年用过的原物,陈设橱里摆放着外国友人为蒋介石祝寿送上的猿、鸟图的象牙精雕,高有一米。物是人非,景是当年景,而情却不是当年情。历史一去不复返。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此别墅原大门的位置,建了一栋石构的警卫室,大门改在西墙的南端,并由大门建一条水泥路面的汽车道,通到别墅。原大门边的院内生长着一对连理共根金钱松,高大笔直,冲上云天。1947年夏天,这对亭亭如盖的夫妻树树叶突然变黄,树杈枯萎。蒋介石紧急调来专家治疗抢救,据说是在树周围埋了几十斤煮熟的黄豆,这对罕见的金钱松重现绿色,支撑着“美庐”别墅一个世纪的浓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