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h:月满轩尼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9/25 08:29:16
                                                                              (一)大爱汤唯

       她的身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烟火气,看上去会甘心为爱的人素颜弄羹汤,但现实中,她却更似不会哭的大男孩,是反差让她神秘。其实,世上的真实和虚假她都懂得,却从来不炫耀什么,太多的人惊叹过她的美丽,太多的人妄图挑动她的大喜大悲,最后都失算了。她总是那么淡淡的,向每一个人微笑,似什么都经历过,又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无法想象她有多么幸运,在李安垂爱中绽放自己最初的美,就算只有那一部,在未来五十年甚至一百年内,名字都会是沉甸甸的。你也会无法想象她有多么不幸,学艺十载,同班同学红过又过气了,27岁的她才得以在大银幕上定格惊鸿一瞥的姿态。上天将这么多加诸在一个女子肩上,总会有它的道理,正如凤凰羽化需要火中涅槃,叫声清冽的蝉需要在途中蛰伏十年一样。

       喜欢汤唯,喜欢她那淡淡的微笑,淡淡的烟火气,除了张曼玉,没有谁能把沪上改良的旗袍穿得那么风姿绰约。低眉顾盼,摄人心魂。

 

                                                                            (二)标准的岸西式爱情

        岸西说:爱莲是一只青蛙,爱莲花的青蛙。阿来是树熊,整天懒在那里睡觉的树熊,那条连接着湾仔两块繁华地的轩尼诗道,其实也就是一座泥泞的堤,分隔开铺满浮萍的池塘和静悄悄生长的树林。有一天,总在浮萍上晃晃悠悠的青蛙跳进池塘,溅起水花,冒起几个泡泡,恰好被刚睡醒的树熊看到了,青蛙与树熊相遇的故事,是一个童话,也是一场现实。

        岸西还说:“我希望我写的东西能唤起你记忆里的一段,共通的那一段。”因此,我们看到《甜蜜蜜》里张曼玉撑着笑容听杨恭如在一边叨叨:“小军现在不骑自行车了。”会心生酸楚。听到《亲密》中林嘉欣面对郑伊健正牌妻子的寒暄,一句“做人已够痛,还要给钱买痛吗?”会感同身受。看岸西,会让人痛,均因那些爱情心态的精准描绘,那些隐语和暗号,全是写给有故事的人听的。在电影里,写的是普通人,发生的是普通事,细细碎碎的对白,茶餐厅的读书时光,唯一的巧合是阿来在法院门口遇上为男友奔走的爱莲,被她误会是串通的“偶遇”,因而负气而走—仍旧不是刻意地为戏剧而戏剧,为爱情而爱情,而将“巧”落入生活本身,勾勒的还是男女情事中暗自翻涌的心绪。像一出清丽的爱情小品,没有世俗情欲,没有实用主义,阿来和爱莲在茶餐厅时不时的读书和闲聊中,悄然让彼此进入心里。他们的爱情正如生活本身一样,丝丝渗透,带点现实,带点压抑,找不到那些轰轰烈烈的证据。

        如果你厌倦了那些快节奏,那些充满了实用主义的典型的香港片,看看《月满轩尼诗》吧,会给你一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