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和麦迪天赋:毕诗成:“神秘官” 不举一反三必然接二连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9/25 08:57:31

邯郸市换届调整县级领导,不满30岁的闫宁被提升为馆陶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当地人发现,这个29岁的代县长3年4次升迁,大家纷纷探究他靠什么不断得到提拔重用。记者深入闫宁曾经工作过的邯郸三县进行走访,结果让人称奇:被告知“县长的简历是机密,不便对外公开”。(相关报道见今日本报20版)

神秘的“最年轻代县长”并不孤单,前有“最年轻市长周森锋”,后有“最年轻女镇长牟阳”,他们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而是联手创造了当下年轻干部非常规升迁却又迷雾不散的“佳话”。在现行制度架构之下,市长、县长、镇长都要经过公开程序,通过人大选举任命。换句话说,是最需要“真诚面对公众”的职务。我们不可想象,这样神秘的“公仆”,又如何接受下辖地区数万民众的监督呢?

真相不积极,传言就会四起。有人说闫县长出自官员世家,家族背景令其有了火箭速度;有人对其眼花缭乱的升迁很不服气,而网民质疑的博客“10分钟就会被删掉”,更让事件扑朔迷离。不正常之事,必有不正常之理由。如果这不是故意为之,说明当地有关部门工作不细致;如果是故意为之,有意制造“雾里看花”的意境,那问题就更大了。当地官员说,这一切是因为“闫县长为人低调,不希望宣传自己”,问题在于,要担任县长,为全县人民服务,能这样“低调”吗?

神神秘秘的“神秘官”又现江湖,且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浮出一两个,实在因为有其共同的土壤:不举一反三必然接二连三。此前不少类似案例被质疑之后,相关部门都没能站出来回应。这样一些“成功保密”的案例,必然刺激其他人走上不公开、不透明、不公正的“机密主义

路线”,制造出非常具有观赏性的“年轻干部升迁奇迹”。

舆论不依不饶,实在因为“神秘主义”最易为各种腐败寻租提供寄生土壤。如果是业绩突出破格提拔,只有公开才可以服众,才可以起到示范作用;如果不是这种状况,则一个官员升迁不透明,“超常规提拔”,一大批干部的热情会受到打击,一大批民众会对公权丧失信心。在这样的“神秘官”一再浮出水面、刺激舆论的当下,该有上级部门出面,说明情况;当事人也必须及时站出来,拿出证据说话。

在强调政治文明的当下,任何地方的官场都没有理由成为神秘的碉堡,让监督者无法得其门而入。唯有加强这方面的组织规范,建构问责机制,“神秘一个”搞清楚一个,才可能形成良性监督的氛围;如果“冒出一个”捂一个,负面示范效应必然持续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