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国防部长血统:让雨落在心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9/25 08:04:38

 

让雨落在心里

类别:随笔小札  作者:梦的起点 [个人散文集] 日期:2011-9-22 10:36:10 编者按:淋这样的一场雨,在雨中喊出心里的抑郁,心里定是痛快的。这样的一场雨,下得及时。一家三口,体会了雨带来的不同凡响的意义。文字质朴、轻松明快、有感染力!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三,是老家过鬼节的日子。一家三口乘公交车去老家和老人一起过节。
  傍晚下了一场大雨,不过时间并不长,一顿饭的功夫就停了。晚饭过后,我想尽快回自己家。老公看看灰暗的天空,说也许还会下雨,叫我等雨下过了再走。我不想等,想马上回家,老公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马上就走。
  最近我感觉很压抑,总希望找个特别的方式放松一下自己。此刻我特别想在雨后的田间走走放松一下心情,就提议走路回家,老公依了我,一家三口就启程回家了。要走七八里路,老人怕天会下雨,叫我们带上雨伞,我拒绝了。
  说实话,我不能确定不会下雨,因为按照规律,夏天雷阵雨后通常还会有“回河”,照例要再下一阵子雨的。我和老公都知道我们走的这条路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要是下雨了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淋雨。老公抱着侥幸的心理,而我心中却涌动着一种渴望,希望天能下雨,能在雨里淋一回,也让那雨落在心里,洗净心灵的尘埃。儿子什么也不知道,傻傻地跟着我们走。
  走在雨后的乡间公路上心情特别舒畅。公路两旁是农田,田里种着各种各样的庄稼,再远点就是层层叠叠的青山。一切都刚在雨里洗过,是那么干净,那么清爽!路旁的草叶树叶上的水珠儿晶莹透亮,在习习的晚风中摇曳着,可是并不会从叶子上滚落下来。空气也特别清新,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田禾的幽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老公在前面急急地走着,我和儿子晃晃悠悠地在后面跟着,听到我们抗议,老公就放慢了脚步。老公似乎也不在乎会不会淋雨了,跟着我们慢慢地晃,跟儿子说些庄稼之类的话题。
  暮色在我们不断转换话题的交谈中渐浓,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百万山水电站。老公说天空的云很浓密,远处已经下雨了,提议在电站歇会儿,等雨下过了再走。儿子却说,为什么不换个角度想,赶紧走,赶在下雨前回到家呢?也是啊,于是就撒开腿赶路了。
  不一会就来到一片偌大的溪摊上,那是一个开发区,没有真正的路了,以前的水泥路被“开发”掉了,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人们走出来的所谓的路了。
  老公跟我们说起了这片地,他说这是本地的一个土地开发商买下了,想在这里盖别墅卖。啊,这么大一片地,能盖多少楼啊!可是两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多少动静。我和儿子在猜测,也许是资金不足,也许是考虑销售的问题。嗨,这跟我们无关,赶紧跑路吧!
  天灰蒙蒙的已经看不大清楚眼前的景物了,眼看就要下雨了。老公说走老路,我看看靠溪边的路,感觉会比老路近,不过我也提醒他们父子,要是真下雨了走靠溪边的路是没有地方躲雨的,走老路的话经过坦歧村还可以在人家屋檐下躲一会,他们还是选择了近道。没有想到的是,这路并不近,是我看错了,离我想象的要远出两百米左右!
  要跑到家最快还得十多分钟吧!我们撒腿就跑,没有跑出多远,倾盆大雨就来了,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老公脱下衣服蒙在头上一个劲地跑了,儿子跟在我后面。此刻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我们借着闪电的亮光在雨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奔袭。雨点淋在脸上、身上让我亢奋,我在雨里拼命高喊着,感觉好放松!很多时候郁闷了很想大声地吼几嗓子,可是总是因为环境不合适没有那么做。今天,在这风雨雷电交加的野地里,我肆无忌惮地吼叫着,嘻嘻哈哈地笑着,张开双臂仰望夜空,让雨淋湿我的头发我的衣服,也落进我嘴里。此刻,我感觉自己和黑暗和这漫天的雨水融为了一体,我在这黑暗里飘升,幻化成一片带雨的云……儿子也被感染了,嘻嘻哈哈地笑着,说:“娘(儿子在特别开心的时候才会这么叫我),你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儿子,你也吼几声,感觉一级棒!”我继续在雨里跑着笑着吼着,喉咙也喊痛了,可是我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儿子说听着挺吓人的,我才不管呢,反正没有别人听到。
  大概跑了100多米,看见路边有个棚屋,老公站在棚屋的屋檐下避雨。棚子里散发出香香的气味。老公见我们也来了,就推了一下门,开了!那棚屋里黑黑的,一进屋里,有点火星子在黑暗中亮着,香气在屋子里弥漫,闻着那气味,知道是一炷香!原来这屋有人住着,而且也是今天过节,可是屋里边并没有人。密集的大雨点敲击着棚顶,“噼噼啪啪”响成一片,像极了小时候听到的爆玉米花时的声音。老公和儿子说先躲躲等雨停了再走,我不想停下来,只想就这样一直跑着回到家。老公还是制止了我的疯狂行为。
  我们浑身滴着水,老公叫儿子脱下衣服把水拧干。我解开发髻挤掉头发上的雨水,可是衣服上的水没有办法处理,因为我穿的是连衣裙。身上的水一直往下流,流到大腿时就带着温热了。他们父子俩找张凳子坐下来了,我打开门朝外看,感觉雨并不很大,是房顶上的响声把雨渲染得更大。不过雷声很响,闪电很密,时不时地轰隆一下让人心惊肉跳,时不时闪亮一下如同白昼。
  几分钟后,小屋的隔壁亮起了灯光。那边应该是屋主的卧室了。我看看外面的雨小了,就不管他们父子俩的反对冲进了雨里,因为我喜欢在雨里走的感觉。可是当我冲进雨里的时候,恐惧马上抓住了我的心,那白亮亮的闪电和隆隆的雷声把我震慑住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奔跑,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和孤独,我想要是和他们一起走,我不会害怕,此刻,我忽然明白了“家人”的意义。我怕自己被闪电劈了,拿出手机关机,可是我更担心在我拿出手机操作的时候会发生意外,哈哈,我顺利关了机!又一道白亮亮的闪电照亮了半边天,我的脚步有些颤巍巍的了,再往前就是桥头了,那里的路灯在亮着,我想要是过去了会很危险,最主要的是我实在没有勇气一个人战战兢兢地跑完剩下的那段不短的路。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回跑了,此刻,那小屋就像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我每跑一步就觉得自己跟幸福接近了一步。等我回到小屋,那屋主人也在他的厨房了,他点起了一根蜡烛,烛光弥漫在小屋里,感觉好温暖。
  儿子说,人家(就是屋主人)说我是个疯女人呢,这么大的雨也不等停了再走。老公问我怎么回来了,我照实说了,雨势不大,只是电闪雷鸣的自己害怕了,跑出百来米就回来了。
  老公是个很健谈的人,和什么样的人都会有话好说,此刻,他正跟屋主人谈得火热。那屋主人津津有味地说着他自己的事情。他盖了这么个棚屋在这里是养鸭子养鹅,还说着他的家人。在昏暗的烛光里,我打量起屋里的陈设:这小屋的四周是用竹篱笆和木条围成的,棚顶是铁皮的。对着门的是一张躺椅,旁边是一个木头做的菜厨,门的右侧是一个土灶头,还有烟囱呢,斜对门的角落里摆了一张桌子,还有几个小板凳。我看到菜厨前的箩筐里装的是花生,就问他是不是种了卖的。他说是的。我想,在这样的雨夜里,他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躲雨的场所,还热情地起来陪我们聊天,那份感激之情很难言表,就买他的花生吧,虽然那花生并不好。我问他有没有秤,他打开菜厨的门拿出了一把杆秤。
  我问他价钱,说是五元一斤,虽然感觉跟市场上的有些差距,可是我没有跟他讲价钱,买这花生原本是为了答谢他的情义,感谢他在这样的风雨之夜给予我们容身之所,给予我们真诚的帮助。
  雨停后,我们才走。老公和儿子的衣服无法穿到身上了,就赤着膊走着。一路上儿子兴致勃勃地和我交谈着。儿子说:“娘,你和老爸从表面上看都像疯子,可是从根本上讲你才是疯子。”我想儿子的评价是恰当的,我时常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感觉自己的处世方式跟周围的人不太一致,很多时候我能深切地感受到人群中的孤独。五年以前,我的行为很少超越常规,虽然我的内心一直在挣扎,感觉自己和周围的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最近五年里梦魇般缠绕着无法摆脱的职业倦怠,更让我身心疲惫苦不堪言!所以时常会情不自禁地做些超越常规的事情排解内心的苦闷,比如沉迷麻将沉迷网络之类的。
  一路上,我们依然兴致勃勃地交谈着。谈论那个养鸭人,谈论买花生……今天儿子的谈兴似乎很浓,走一路就说了一路的话。平时,儿子在学校忙着功课忙着打球,在家忙着上网玩游戏,我的状态跟他似乎也差不了多少,老公也忙着他自己的事情,所以一家人就少了交流的机会。真得感谢这场雨,让我们逮到了和儿子交流的机会!
  家就在眼前了,此刻才感觉自己极度疲惫。回家后赶紧洗澡煮姜汤祛寒。一碗辣辣的姜汤下肚,浑身热乎乎的好惬意啊!有幸让家人陪着在雨里做一次落汤鸡,在雨里尽情吼几嗓子,让一场大雨落在心里,然后喝碗姜汤出一身热汗,心里不堵了,这感觉真的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