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彼勒d11推土机视频:挪威沃尔达Volda自游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9/25 08:42:47

挪威沃尔达Volda自游行 面朝大海,生如夏花

         这是一个走出抽象画大师蒙克(Edvard Munch)的地方,也是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笔下娜拉的故乡。然而,当你真正走进这片有着极昼极夜的神奇土地,和北极熊一起呼吸,和麋鹿在同一片森林里漫步,和成群的海鸥共同在天地间徜徉的时候,你或许会和我一样,突然想到八个字 “面朝大海,生如夏花”。

  因为紧邻北极,甚至有一部分领土在极圈之内,挪威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冬季,雪是这里的常客。绵延无际的雪山可以在你的视线里勾勒出至少八个月的水墨画。

  烛光是欧洲人的太阳种子

  白得扎眼的雪山,和浓得化不开的乌云,加上苍茫浩瀚的大海,黑白灰的色调会让你无限向往橘红的太阳。渴望太阳温暖地摸一摸你的屁股,更渴望在阳光里赤裸裸地与温暖亲近。所以挪威人家里必不可少的装饰品就是各种烛台和蜡烛;与其说无尽冬夜里的那一星烛光是欧洲人的一种浪漫,倒不如简明了当地说那是太阳的种子。

沃尔达城中心的教堂。

  对太阳的珍视,不仅人是如此,动植物更是如此。挪威的花儿不是次第开放的,树也不是慢慢发芽的。在这冰雪的国度,没那样的闲情去浪费温暖的阳光。于是,满山遍野的花在一夜间全部绽放,树也在一夕间长全了叶子。它们就像是在大地的剧场上,一直默默地等候着太阳的登台,在台幕拉开,镁光灯打闪的瞬间,全场从沉默中沸腾了,拍着手,打着唿哨,爆发出全部的生命激情去迎接那短暂的歌舞。

  七八月份的时候,你可以在整架山坡的花海里打滚儿,都是些不知名的野花,多为雏菊之类,然而却比牡丹兰花更加充满朝气与活力。这些坚韧的植物,经历了八九个月的严寒,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生命绽放,虽然这次生命很短,可能一个月就结束了,然而却要以全部的热情去活过这一次。面对这样的生命震撼,恐怕只有泰戈尔的诗句才最为贴切,"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中文的意思是 “生如夏花”。

  一条街的城市和长草的房子

  我要介绍的城市名叫沃尔达,它是挪威西南部的小城,坐落在山脚之下,面对着茫茫的海洋。所有的居民房屋都依山而建,逐层渐次地铺满了整面山坡。

  这里没高楼林立,最高的建筑就是城中心的教堂。这座教堂是一个很典型的北欧式建筑,银灰的瓦顶,高耸的红色钟楼,石砌的墙面,没半点的华丽造作,和高山大海很融洽地相处在一起。整个建筑敦实憨厚,使宗教有种前所未有的亲近感,让人更多的感受到温暖踏实。教堂的屋脊上总是会站满一整排白色的海鸥,这些可爱的鸟儿好像给教堂镶上了一条银边,又像是一群会跳动的音符,时不时飞向天空,带去人们对宗教的一丝遐想。

挪威的传统草房子。

  紧邻教堂的就是这座小城唯一的一条商业街。从街头走到街尾用不了20分钟,有四五家服装店,两家咖啡馆,几家超级市场,和两间钟表首饰店。咖啡馆都是面朝大海的,用木头搭制了露天的阳台,也不需要什么装饰,就是原木的桌椅板凳,但就是透着那么一股子惬意的气息。

  坐在咖啡馆前,让海风吹走你一个下午的时间,然后看着归航的渔夫拉着帆进港。这时你再站起身来,去渔船那里拎一尾活鱼或是两只螃蟹,踏着夕阳,回家准备一顿美味的晚餐。就是在这样一座简单小城里,你才可以在阳光下海岸边,静静地聆听自己生命的声音,听你的血液和细胞在安详地流动,生长和消殒。

  如果沿街走走,你会很容易发现一种长了头发还戴了头花的房子。它们通常是木条搭建的,奇特的是屋顶上铺了一层茂茂密密的绿草。草都有丈把长,望过去很像是屋顶长了绿色的头发。阳光和煦的时候,屋顶也会开出几朵白的或黄的小花。我甚是喜欢这种屋子,虽然不是新加坡金沙酒店顶楼花园的那样令人仰望而啧啧称奇,却别有一番生命的温润和蓬勃。总觉得里面会钻出来一个长了大耳朵尖鼻子的小精灵。房子在绿草的掩映下也有了自己的生命,它会随着太阳的运转和风霜雨雪讲述自己的故事。

  询问当地人,如何会突发奇想建造这样的房屋,得到的答案是,因为挪威非常寒冷,所以人们为了保温和取暖就在屋顶上特意加上一层长满茂密草丛的泥土。答案令我不禁嘲笑自己那自以为是的浪漫。艺术是来源于生活本身的,这话一点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