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扣篮:搜神记 卷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9/26 04:51:45

卷十

汉和熹邓皇后,尝梦登梯以扪天,体荡荡正清滑,有若钟乳状,乃仰噏饮之。以讯诸占梦,言:“尧梦攀天而上,汤梦及天舐之,斯皆圣王之前占也。吉不可言。”

孙坚夫人吴氏,孕而梦月入怀,已而生策。及权在孕,又梦日入怀。以告坚曰:“妾昔怀策,梦月入怀;今又梦日,何也?”坚曰:“日月者,阴阳之精,极贵之象。吾子孙其兴乎?”

汉蔡茂字子礼,河内怀人也。初在广汉,梦坐大殿,极上有禾三穗,茂取之,得其中穗,辄复失之。以问主簿郭贺,贺曰:“大殿者,官府之形象也;极而有禾,人臣之上禄也;取中穗,是中台之象也。于字,禾失为秩,虽曰失之,乃所以禄也。衮职有阙,君其补之。”旬月而茂征焉。

周{临手}啧者,贫而好道。夫妇夜耕,困息卧,梦天公过而哀之,敕外有以给与。司命按录籍,云:“此人相贫,限不过此。唯有张车子应赐钱千万,车子未生,请以借之。”天公曰:“善。”曙觉,言之。于是夫妇戮力,昼夜治生,所为辄得,赀至千万。先时有张妪者,尝往周家佣赁,野合有身,月满当孕,便遣出外,驻车屋下。产得儿。主人往视,哀其孤寒,作粥麋食之。问:“当名汝儿作何?”妪曰:“今在车屋下而生,梦天告之,名为车子。”周乃悟曰:“吾昔梦从天换钱,外白以张车子钱贷我,必是子也。财当归之矣。”自是居日衰减。车子长大,富于周家。

夏阳卢汾,字士济,梦入蚁穴,见堂宇三间,势甚危豁。题其额曰“审雨堂”。

吴选曹令史刘卓,病笃,梦见一人,以白越单衫与之,言曰:“汝著衫污,火烧便洁也。”卓觉,果有衫在侧。污辄火浣之。

淮南书佐刘雅,梦见青蜥蜴,从屋落其腹内。因苦腹痛病。

后汉张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梦帝与印绶,登楼而歌,觉以告奂,奂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后临此郡,命终此楼。”后生子猛。建安中,果为武威太守,杀刺史邯郸商,州兵围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汉灵帝梦见桓帝怒曰:“宋皇后有何罪过,而听用邪孽,使绝其命?渤海王悝既已自贬,又受诛毙。今宋氏及悝自诉于天,上帝震怒,罪在难救。”梦殊明察。帝既觉而恐,寻亦崩。

吴时,嘉兴徐伯始病,使道士吕石安神座。石有弟子戴本、王思二人,居住海盐,伯始迎之,以助。石昼卧,梦上天北斗门下,见外鞍马三匹,云:“明日当以一迎石,一迎本,一迎思。”石梦觉,语本、思云:“如此,死期。可急还,与家别。”不卒事而去。伯始怪而留之。曰:“惧不得见家也。”间一日,三人同时死。

会稽谢奉与永嘉太守郭伯猷善。谢忽梦郭与人于浙江上争樗蒲钱,因为水神所责,堕水而死,己营理郭凶事。及觉,即往郭许,共围棋。良久,谢云:“卿知吾来意否?”因说所梦。郭闻之怅然,云:“吾昨夜亦梦与人争钱,如卿所梦,何期太的的也!”须臾如厕,便倒气绝。谢为凶具,一如其梦。

嘉兴徐泰,幼丧父母,叔父隗养之,甚于所生。隗病,泰营侍甚勤。是夜三更中,梦二人乘船持箱,上泰床头,发箱,出簿书示曰:“汝叔应死。”泰即于梦中叩头祈请。良久,二人曰:“汝县有同姓名人否?”泰思得,语二人云:“张隗。不姓徐。”二人云:“亦可强逼。念汝能事叔父,当为汝活之。”遂不复见。泰觉,叔病乃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