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式燃气导热油炉:[转载]借你一夜去绽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9 23:59:55
借你一夜去绽放 (2011-09-25 06:12:44)[删除]  
    独自在家时,心情是怡然的,给自己泡一杯玫瑰花茶,静静地看氲氤的水汽袅袅飘散,有些落寞的样子。
    习惯了一个人的闲适,有时候会想起我的朋友们,想起旧日时光,竟也会怀念曾经的喧闹。
    放一段熟悉的音乐,那乐声中混和着一个男人寂寞的声音,暧昧得像屋内的灯光,轻轻罩在我身上,令我感觉不到时间,感觉不到自己。
    追忆是永远不会碰壁的,就像一个人的行走。诗意地幻想着遥远的,我所不知的世界,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也许岁月就是这样的吧,所有用心演绎的地老天荒,应是搁置在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华丽生命的本身,只有在平淡时,他的孤独和寂寞才从角落处的空气中弥漫开去。 
           
    有些女人,注定是为文字而生的,灵动的心思,一旦用文字的方式表达,那种细腻的契合便完整地呈现着她的全部。
    写字于我,不是工作,只是一种消遣,也是一种享受,那些文字不关心人类,不关心身边的纷扰,文字里只有爱情与心事,只有风花雪月般的虚无。
    但我所有的文字,都很干净,干净的能闻到阳光的味道,只是仍有一些惦念和疼痛,在文字里藤蔓一样生长,爬满每一个文字间的空隙,妩媚着我的眼睛。
    总是在夜深人静时回忆那些如梦的场景,一抹烟花寂寞地飘散,刹那芳华,缔造出一段不为人知的伤感,于是,我将寂寞深深地锁在心里,夜夜拦着不同的梦,对抗着失眠,我所能做的,只是让我忧郁的双眸,在微弱的灯光下,不掉下泪来。

    我知道,那擦肩而过的温暖,走得无声无息。
    总以为青涩已经走远,听陈明的《降落》时,心柔软地疼着,可是,我的眼泪,不会在谁的面前绽放如初了。
    这个夜里的风,从窗口飘进来,有些凉凉的,如同一双冷冷的眼,扫在身上的感觉寂寞中带着些许冷静。
    脑海里无数个影像,来来往往,没有一个是我熟悉的,没有谁知道,我只渴望一个怀抱。
    可是,我渴望的东西,实在不是我所能够把握的,我坦然地面对时,生命,变的一片空白。
            
    如果,我借不来,你的一生,只借你一夜如何?
    这一夜,我穿着淡淡颜色的旗袍,双眉轻颦,口角噙笑,依然是当年的旧模样。
    这一夜,我是如烟如水的女子,我是一朵带着晨露的清莲花。
    这一夜,我如梦似幻的美丽,只为你,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