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叉助手ipad免越狱版:能源双城鄂尔多斯与榆林成长的烦恼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19/10/17 19:23:09

能源双城鄂尔多斯与榆林成长的烦恼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2月20日 16:49  《能源》

  不可逆转的低碳革命,会让暴富之后的能源双城在升级过程中产生多大的成本与阵痛?

  文 | 特约撰稿 赵紫高

  鄂尔多斯(13.36,0.04,0.30%)是一座煤城,榆林更加是。这两座近年来相互较劲的能源城市,基本具备这颗地球上有关新兴煤城的固有特征:城矿相间、环境脆弱、产业单一,还有四处生长的梦想,以及富贵袭来的乐活与慌张。

  资本在煤炭堆积的黑金上积累,又被更为汹涌的外来资本所淹没。这里每天都有操着四方口音的人在奔走,以至于出租车人满为患——榆林只有700多辆出租车,如果想打车,那就必须得接受拼车的事实;鄂尔多斯稍好一点,有1800多台,但依然不够用。

  我们在鄂尔多斯和一位女士拼车,她很自豪地介绍道:鄂尔多斯大气、蓬勃、日新月异,只要经济保持发展,以后教育、医疗甚至艺术品位都不是问题。

  但等她下车后,来自河南的的哥忍不住嘀咕道:吹什么吹!不就是靠煤炭吗?这位的哥走南闯北,在他心目中,赤手空拳闯天下的温州人才是创富的榜样。

  不过,这两座城市都决意改变人们对煤城根深蒂固的成见。在我们到榆林采访的时候,讲《论语》的于丹刚走,请她到榆林,是该市打造“书香榆林”的一个重要活动;而鄂尔多斯,如前文所述,他们索性搬来俄罗斯抽象的当代油画做展览,用以提升城市的品质。

  从人文上着手,改变观念改良旧俗,两地的主政者可谓煞费苦心。

  轻装上阵、从头布局,受益于全球化和中国经济强有力跳动的脉搏,相较积重难返的近邻山西,鄂尔多斯和榆林无疑是后发超车的典范。但这两座正在享受黑金飙长快乐的城市,它们的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

  前些年,分列鄂尔多斯盆地煤海南北两侧的这对孪生兄弟,被舆论评为“中国的科威特”。从能源战略的角度来讲,这块核心区域每平方米就有20吨煤的膏腴之地,可谓名不虚传。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金兄弟逐渐分化。在鄂尔多斯的光环下,榆林不声不响,南北悬殊的经济水准和更为单一的产业结构,不禁让人们想起众多煤城步履维艰的黄昏。

  更让人们担心的是,迄今为止,榆林尚未表现出产业调整的积极举措,除了煤气油盐,似乎不再做他想,一位榆林的老领导反复摇头——这儿人浮于事、坐享其成。即便是同属能源产业中的煤化工,早就敲定好与美国陶氏化学合作的项目,也是一拖再拖姗姗来迟。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看来榆林依然沉浸在一夕登科的狂喜中,还未习惯如此巨大的财富蜕变。

  反观鄂尔多斯,先锋建筑俯首皆是,从田螺状的音乐厅到鄂尔多斯100别墅,再加上四郊满眼的荒凉黄沙,初看起来,分明是一座在亚洲腹地冉冉升起的“小迪拜”!

  当然,这只是个善意的类比。先不谈国民政策与地理区位,就是营商环境和金融配置,鄂尔多斯和迪拜都不在比较之列。但裹挟资源在GDP的道路上狂奔,难免会让人有“非分”之想。

  比如,两市都有争做宁蒙陕甘边区经济中心的企图,这样分区域的经济竞争,是中国经济多年持续增长的重要内生因素。只是我们或许更该记取的是,全球范围内还找不到仅凭能源就能实现城市世代繁荣的先例,如今也不再是工业时代的19世纪,一个大煤田,就能让伯明翰成为全球的制造中心之一。更何况,现在低碳指标列入国民规划,从长远计量,谁都避免不了。煤炭给了这个地区巨大的财富,也同时背负起环保原罪的嫌疑。

  昔日的塞北,常抱“江南”的梦想。而今GDP已经赶超江南,下一步呢?虽然和榆林相比,鄂尔多斯在产业结构上先行一步,引进重工,生产汽车,煤化工也更具规模,还要开发风能和太阳能,拉开了“低碳经济”的架势。

  即使这样依然有论者不留情面——先不讲新能源所占比例过低,就是鄂尔多斯已开发的新能源项目,同样存在耗水废料、二氧化硫排放过大等硬伤,新能源却带来新污染,这多少有点尴尬。

  从发展的角度看,鄂尔多斯毕竟迈出了第一步,无疑也是探寻城市定位的正确一步,也许不久的将来,榆林也会跟上——“梦想没有极限,唯有持续向前”,迪拜酋长穆罕默德的名言如今广为流传。那么,在传统能源的基地诞生迎合时代潮流的低碳城市,会成为现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