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第二季未删减 吉吉:重磅消息:印度开始肆意妄为,解放军紧急开赴边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5/17 05:27:46
        印度是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对藏南印度大打出手的样子,向国际社会传递一种信息,中国要有大动作了...
 
        最近,两条消息让本来已经淹没在南海争端里的中印问题,再一次浮出了水面。第一条是印度抗议中国捣毁了印度修建在中印实际控制线印度一侧的墙体;第二件是印度急速的向中印边境大量增兵。而这个大量增兵,已经不是过去师团一级别的了,而是以军级为单位的布防了。
 
        这对于本来已经非常脆弱的中印边界关系和中印关系,又蒙上了一层不确定因素。但是,我们从中也看到了某种希望,那就是中国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解决藏南问题,而不是任由印度在中国领土上肆意妄为不说,还大言不惭的指责中国对印度占领的仁慈。
  
        印度的目的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用武装到牙齿的士兵给自己打气。印度自从上次败给了中国,除了自说自话的表明一下自己不是失败者之外,在国际上,尤其是在西方世界里,几乎没有人认为印度是胜利者。
 
        于是乎,印度每年都要通过一些特定的纪念日,耗费巨资,搞军事阅兵,搞军事演习,搞武器大采购。就像一个买彩票发了财的人,疯狂的购买自认为安全的东西。同时,由于印度各界对中国的防范心理,一并结合起来,努力给自己打气。比如,印度现在已经训练了至少十个师的山地作战部队,来应对中国的军事威胁。但是他并不确定,十个山地师,是不是满足和中国交战的需要。
 
        第二个,无非是企图以此来逼迫中国就范,外加承认印度的占领。印度占领藏南,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过去由于担心中国可能会收回藏南,而放弃对藏南的建设,现在看到中国在藏南问题上,表现低调,就立即开始动工了。
 
        几乎将藏南进行了一次大修。但是不论印度怎么修,每当看到中国在实际控制线一侧的进展,都感到了一种茫然的气氛。那种想要通过基建来俘获藏南人的想法,和用适应高寒作战环境的人来对付中国,逼迫中国就范,按照印度规划的方案来分争议领土,注定会失败的。
 
        逆向思维,除非中国大举驻防,否则印度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动静。
 
        当然,在对印度大举部署军队在藏南,我们愤怒的时候,我们也有理由高兴一下,为什么这么说你呢?你想一想,如果中国在自己这一边没什么事情,没有什么变动,没有什么军事调动,印度至少会表现的相安无事。绝对不会制造这么大的动静。所以,从印度惊慌失措的调动军队,进入中印争议地区,实际上市因应中国的军事行动的一种被迫的反应。
 
        所以如果不是被中国逼急了,印度是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因为在亚洲争夺的时候,低调反而会引来更多的同情和关注。但是印度的高调,唯恐天下不知的感觉,似乎表明印度一方面心虚不敢面对一旦中国暴怒,对藏南印度大打出手的样子;另一方面,在向国际社会传递一种信息,中国要有大动作了,国际社会赶紧关注啊!
 
        但是对于中国来说,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也是顺应最广大的群众的要求的。如果真的和印度进行战争,但愿印度能够看到这一层。
 
        中国未来十年至少要解决掉三个领土争端问题。
 
        中国面临自二战之后最大的一场领土和国家主权危机。所以,在今后的十年里,中国要着手解决三大领土问题。解决好了这三大领土问题,中国崛起,中国团结,中国走向世界,将指日可待。但是如果继续放任这三个领土争端,半死不活的横亘在中国脚下,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将会被这三个拦路虎搞的身心俱疲。
 
        这三个领土是,藏南问题,南海问题,东海琉球和钓鱼群岛的问题。这三个问题,从现在的走势来看,已经形成了互动的局面。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但是不能因为怕疼,而放弃了对自己主权的明确重申和可验证的进行管理。
 
        只要解决了这三个问题,中国外部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总之,自古以来,成王败寇,对于印度的增兵,我们不论通过什么方式解决了,哪怕是流血的战争解决了,也是好的。尤其是收回藏南,收回南海,收回钓鱼岛,都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中国的复兴和兴衰,就仰仗着这三场中国的灿烂之仗了!
 
        附:解放军二十万大军紧急开赴中印边境
 
        中印边境地区的局势最近十分引入关注。印度宣布在边界地区增兵以后,中国反应强烈。不过也有评论认为中印双方边境战争后都非常克制,军队调动都属于正常范围。有报道说,中国军队在中印边境增兵。自印度增兵六万以后,中国军车源源不断开往有争议的边界邻近地区,保守估计最近一个星期有二十多万中国军队开赴中印边境,以至于中印边境近乎封闭。
 
        报道说,中国在军力上优于印度。除了铁路使得中国军事物资容易运达边境外,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狮泉河机场有长达4500米的跑道,可以起降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等空军作战和后援飞机,印度整个北部地区都在该机场半径1000公里范围内,也就是说,完全处于中国空军打击范围以内。
 
        看起来中国和印度在肩并肩地和平发展,而实际上双方之间的紧张在不断增加。近几年来中国在边境地区的行动加温,不仅声称对有争议的领土拥有主权,并在随着中国经济的撅起和政治影响力的增强,中国对邻近争议地区的印度锡金邦的侵入也随之成倍增加。中国还有系统地沿着有争议的边境发展其基础设施,在这片荒瘠的土地上修建了公路和铁路,可以运输大量物品和部队。
 
        印度也随之宣布在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增兵,使驻军人数增加到10万人,空军力量也进行增加,有效的加强了和中国接壤的边界军事力量。不过印度的“国防分析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彭丘克?斯塔布丹认为,印中边界发生的只是常态问题,并不是双方都在加强紧张局势。
 
        他说:“印度计划向印中边境调动两万五千人的部队,但这和任何政治形势紧张无关。因为大量的部队之前部署到了喀什米尔,现在部队要返回原来的岗位。这些部队可能在几年前就驻守在那里,他们后来被送到喀什米尔,现在要回到了印中边界。这和两国出现紧张气氛毫无关系。”
 
        这位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也指出, 中印边界在军事力量对比上,中国一直占有有利地位,印度的举动是非常有限的。
 
        “中方一直以来都处于有利位置,双方的军事平衡对中国有利,中国一直处于主动地位,而印度的反应是非常初步的,是象征性的。”
 
        “中印双方在解决领土问题上基本立场和原则是已经确定的,就是尊重现状。所以这个问题我认为要搁置相当一段时间,可能的解决方案不像中俄那样顺畅,可是双方在原则框架问题上是有共识的,这个共识到目前为止,印度和中国都没有推翻。”
 
        惊:胡总放狠话,任期最后一年要拿印度开刀
 
        藏南的面积相当于六个北京,三个台湾,一个浙江省的面积,她的物产丰富,气候怡人,不是我们想象的气候地势险恶,她的地域特征相当于巴西的亚马孙河流域上游,真是一块宝地啊!军事专家指出:世界上目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非法占有另一个国家这么庞大的领土面积的,只有印度!
 
        印度的宪法已经在建国时规定了以后历届政府都不能对领土问题决定,其实已经说明了目前的辛格政府也不可能在违背宪法的情况下和中国就藏南做出什么决定了,除非修改宪法,但是那可是必须朝野及国民集体同意才可以的,就印度的社会政治乱像那是不可能的。
 
        军事专家指出:印度增兵藏南6万和60万没什么区别,在现代远程精确打击的新军事时代背景下,增兵藏南只能在战时把藏南变成一个巨大的坟场,所以与其说印度想打不如说他是想威慑中国,然而如果印度以为增兵实际控制藏南就可以达到目的最终还是会付出代价
 
        在Google的卫星地图上,有一片9万平方公里的名叫藏南的土地已经划给了印度,国际公认的领土中,藏南似乎已经不属于中国了。在中印战争结束后,藏南由印度实际控制了五十多年,印度早已将藏南更名为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Pradesh,又译阿鲁纳查尔邦),大量往该地区移民,目前人口几乎和整个西藏的人口一样多了。
 
        关于“藏南”的条目是这样写的:
 
        藏南属于西藏的一部分,并且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要求为西藏自治区的下属地区。中印边境战争之后,主体为印度控制,并且现在为阿鲁纳恰尔邦。
 
        1914年的中英藏西姆拉会谈,在会上英国全权特使威廉·亨利·麦克马洪提出麦克马洪线为西藏和英属印度之间的边界,该线将藏南地区割与英国。后来英藏代表皆签字批准该线,中方代表则因中央政府反对而没有签字。中方至今的观点是: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西姆拉会谈条约只有单方签字(即英国),应视为无效。中国所坚持的是中印传统线。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国曾经夺回藏南,但由于种种原因而退回实际控制线。印度在1982年建立阿鲁纳恰尔邦,遭到中国的强烈抗议。但中国并没有采取军事行动以夺回该土地。
 
        解放军作家金辉对藏南那片土地这样换算:
 
        ——相当于一个江苏省、一个浙江省;
 
        ——相当于三个台湾、六个北京;
 
        ——相当于一个匈牙利、两个丹麦、三个比利时;
 
        ——相当于六个科威特;
 
        ——相当于十个英阿争议的马尔维纳斯群岛;
 
        ——相当于二十个日俄吵得不可开交的北方四岛;
 
        ——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上一国被另一国强行侵占的最大一片土地;
 
        ——是中国版图的一百零一分之一。
 
        这样换算,换算者的立场是鲜明的,金辉是军队作家,完全站在中国一方,尤其代表中国军队的情绪。印度对此也许有另一套说法,把历史拆零碎,肯定对双方都能提供相当多的根据。
 
        事实上,二十世纪以前,这一段中印边界从来没有明确划定过,而是以东方式的模糊形态按照传统进行实际控制,甚至有双方都不管的地段。随着英国势力沿着印度大陆不断向北扩张,与西藏发生碰撞,出现了需要以西方式主权精确划界的问题。
 
        1914年3月,在印度的西姆拉,英国政府代表麦克马洪提出了一条英方勘定的分界线,那条分界线与此前国际上习惯认定并在各种官方(包括英国)出版物和地图上一直沿用的分界线不同,大大向西藏纵深推进,把原本在西藏境内资源最丰富的九万多平方公里划进了大英帝国的印度殖民地。
 
        无法确切知道当年西藏当局的动机,有一种说法是麦克马洪许诺给西藏五千支枪和五十万发子弹,还有一种说法是西藏人根本不明白边界被篡改了,如英国人贝尔所说“西藏人不会画地图”,反正西藏代表在那个条约上签了字。
 
        因为当时的西藏已经摆脱了中国控制,虽然中国政府不同意,也没阻挡住所谓“麦克马洪线”的产生。但是即使在西姆拉会议之后二十年时间,出于担心合法性不足,英国一直没有公开宣布条约,也没有在她出版的地图上改变中印边界的传统划法。那个传统边界和“麦克马洪线”之间所夹的九万多平方公里,就是中国和印度争执至今的。现在,中国出版的地图继续按传统划界,印度地图则早已经把“麦克马洪线”当成了正式的合法边界。
 
        不过中国的地图只在理论上存在,仅能表达中国的主权要求,而非实际的领土控制。那片领土现在属于印度。1950年以前,“麦克马洪线”同样是理论,不管双方的地图怎么画,那片地区没有驻军,不设边防,行政建制也不存在或徒有虚名,老百姓按照祖祖辈辈的方式生活,国际政治与他们无关。
 
        1949年后,大概是新独立的印度看到一个强大的咄咄逼人的新中国正在产生,而且即将向西藏挺进,只有趁其尚未全面控制西藏以前先下手为强,从 1950年,印军开始向北推进,到1953年,“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全部被印度实际控制。红军那时刚刚进藏,没有能力做出实质性反应。当时的印度政府在国际社会又对新中国采取友好姿态,中国政府也不好翻脸。
 
        在边境扩张方面,印度一向采取锲而不舍的积极姿态。一直到今天,西藏边防部队都无时不感受来自印度处心积虑和顽强的压力。印度对待中印边境争端的指导思想就如印度记者曼克卡尔在《谁是六二年的罪人》一书中所披露的:“1961年11月,尼赫鲁总理向拉达克和东北边境特区驻军发出了新的命令……我们的守备部队接到了尽一切可能向前推进,积极占领整个边境的命令:在边防线上,哪里有空隙,就到哪里巡逻,或建立哨所。在陆军总部的会议上,尼赫鲁说:哪一方修建一个对立的哨所,那么它就将成功地在这一特殊地域建立自己的主权,因为实际上的主权十个有九个都会得到国际法的承认。”
 
        除了印度在边境不断进逼,对1959年的西藏“叛乱”,印度在感情上也同情叛乱一方。中国认定印度为叛乱者提供了实质性的援助。印度收留了逃亡的***喇嘛和流亡藏民,对中国肯定也是刺激,叛乱藏人的游击队还以印度领土为基地继续骚扰中国。把老帐新帐加到一块算总帐,中国于1962年发动了她所称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中国发动那场战争的动机并非真是所谓“自卫”,更主要的是为了“教训一下”印度。和中国后来为了“教训一下越南”发动战争一样,帝王的“教训”意识在中国领导人那里是很强的。那是否是一场“正义”之战,双方到底谁有理,这里没有必要讨论。
 
        国际政治本来就无“正义”而言,每个国家自己的利益和安全是第一位的。但是“教训”意识指导的战争之荒谬在于,让国家劳民伤财和将士流血牺牲打一场战争,最后的结果却仅仅是供帝王(领导人)出气。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是这种荒谬达到极至的典型,出完气还要表现“大度”和“仁义”(实则是表现帝王的傲慢及对敌方的羞辱),而那虚荣的满足是用国家安全与利益换取的——不但把已经收复的有争议领土白白放弃,而且永远失去了一个能使中国一劳永逸稳定西藏的机会。时至今日,木已成舟,当年决策的愚蠢,以及不可挽回的后果,都已经看的很清楚。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国原本已在军事上取得绝对优势和胜利。击溃印军,向前推进速度之快,有时连中国军队的指挥系统都无法控制。参加过那场战争的原西藏林芝军分区政委阎士贵大校这样回忆:
 
        “1962年自卫反击战,打过去很顺利,几路基本都打到了传统习惯线,就是我们地图上标的国界线。我们以四万兵力,四路出击,西线从错那攻达旺、邦迪拉,东线在察隅,中间两路这边从墨脱沿雅鲁藏布江往下游打,还一路沿苏班西里河推进。只用了一个月就基本收复失地。而印度方面,它的国防部长说,动用了印军三十二万四千人。有个西山口,印军说我们至少要攻半年,结果一个主,动摇它的后方,前线马上溃退。印军说你们不正规,没有这么打的。但是我们赢了,他们输了。他们都是雇佣军,胡子兵,说中国是娃娃兵。吃了败仗之后,他们才知道娃娃兵的厉害。”
 
        当时中国方面除了有部队士气高,战斗力强的优势,还得到战区老百姓的支持。老百姓未见得是出于支持共产党。之所以存在一个传统习惯边界线,在于那一带历史上一直为藏文明覆盖。被称为“风流神王”的六世***喇嘛仓央嘉措,就出生在“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印控区。老百姓对西藏是有向心力的。林芝军分区的原副司令李春回忆:
 
        “反击战开始后,我们沿江一路下推,一个连击溃了印军上千人。没有公路,印军想不通,中国军队靠什么供给给养?以为我们有什么高级食品,吃一顿能管好几天。其实,我们就是靠老乡支前,靠牦牛运输。那一仗,支前的牦牛就有三万多头。这边的所有物资,还有伤员烈士,都是靠老乡背。一○○迫击炮弹,一人只能背一发。五十人运,几分钟就运出去了。家家户户都出人,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支前。当地老乡十二三岁就能背一百四五十斤,不穿鞋。德东下边扎西家的小男孩,才四岁,跟爸爸妈妈一起,他背了四筒罐头,有八斤重,爸爸牵着他爬山支援我们。没有老乡,我们根本没法打胜仗。”
 
        马克斯韦尔在《印度对华战争》一书中写道,当中国军队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候,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单方面无条件撤军,这与其说让全世界都松了一气,不如说是让全世界都目瞪口呆。世界战争史上还从没有过这样的事情,胜利的一方在失败者还没有任何承诺的情况下,就单方面无条件撤军,实际上也就是让自己付出巨大代价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化为乌有。
 
        据说,国际上有以下规定:一国占据某地50年以上,国际上就承认该国对这一地区的合法拥有权。藏南,这片肥沃而富饶的土地,看来已经永远失去了,中国的面积已经不是960万平方公里了,因为已经有9万平方公里的藏南永远不属于中国了。
 
        接:中央已经下定决心——藏南问题这届政府一定解决!
 
        前几天,当胡主席在俄罗斯和印度总理就藏南问题交换意见的时候,印度却悄然的向藏南地区派遣了几万人的军队,当中国人民以隐忍,压抑的心情告诉印度政府,我们希望协商解决的时候,印度向藏南派驻了几架苏-27战机,试图将占领合法化。
 
        全歼中印边境印度驻军作战计划
 
        1962年,中印一战,给中印边境带来了37年的和平,比毛主席预计的30年还多了7年。30年过去了,印度一直卧薪尝胆30余载,并有计划地以实际行动想报当年之仇。今年7月,印方向有争议的中印边境藏南地区增兵6万人,附近机场也驻进18架苏—30和米24直升机,大有与我军用一战定胜负来重新划分边境线之意图。
 
        中印边境大都地处高原区,印度由于准备了数十年之久,其该地驻有数个山地师,他们的单兵素质及战斗力远远高于我军,战争一旦开打,我军需从遥远的内地调兵迎战。我军长途奔袭,不服高原水土,匆忙迎战,已是兵家大忌,我军输了第一招。我军缺乏高原作战之经验,又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环境作战,印军在该地区已盘驻了数十年,对周围的所有一切地形、地貌就象进入自己家一样熟悉,他们可以以逸待劳,加之士气旺盛,我军已输了第二招。高海拔山地作战,后勤运输补给困难,我军重装备很难在短时间内快速抵达作战区域,仅凭步兵数量有限的轻装备,很难快速地大量歼灭敌人,一旦战争进入拉锯战的僵持状态,那么会出现歼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局面。
 
        为此,要想获得战争的主动权及突然性,以减少我军的伤亡和轻松地打赢这场战争,我军最佳选择就是使用大规模的密集航空兵,二炮部队超越地面的任何障碍,从空中突破给敌人以毁灭性的立体打击,我军地面部队将对付台湾能打300公里的远程火箭炮全部调往前线,在空中攻击以后,以高密度的火力对残敌进行补充打击。我地面待命的轻型快速反应部队待空地火力攻击过后,高速插入敌人的纵深地带,追歼残敌,收复失地。我军空地一体联合火力立体打击,以非接触作战开始,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再以轻装甲快反部队进入,基本上是打扫战场。
 
        整个战役为何选择以空中打击,理由一:印方突然增兵6万,加之原驻军共有7—8万人,他们试图以绝对的优势兵力与我军来打一场大规模的地面战。这是一种传统过时的战法,现代战争早以不是能以数量弥补质量差距的战争,非接触、非对称的作战,在伊拉克、科索沃、阿富汗战场,早已得到印证。如果我军若以大规模的陆军集团与敌作战,那就正中印军下怀,其结果是两败俱伤。所以我军必须避实击虚,以空中打击、非接触性作战开始来应对印军。
 
        整个战役为何选择以空中打击,理由二:我人民空军至建军已近60年,还从未取得过以空中打击来解决整个战争胜利的先例。况且,世界各国都看准中国空军是一支防御性的军队,我空军若首次大规模的使用密集航空兵参战,一定能起到出其不意的突然性,现代世界许多经典成功战例,都是以令敌意想不到突然性打击取得战争全局的胜利。
 
        同时,我地面部队照样快速集结,但以轻装甲快速反应部队为主,再按1比1比例制作大量的主战坦克模型,盖上帆布,与轻型装甲快反部队部署在一起,从表面上看,大有与敌进行一场大战的假象,用以牵制、迷惑对面的敌人,从而为航空兵空中打击达到突然性,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
 
        印军部署位于高原地段,高原最大的缺点就是空气含氧量低,地面杂草丛生,由于气候长期高温,树木及所有植物非常干燥,印军隐藏地面、草丛之中,自认为是便于伪装、隐蔽,殊不知,这些草木遇火就着。我航空兵可大量使用燃料空气炸弹和燃烧弹,与该区域空中的氧混合燃烧,使原缺氧区域的氧迅速耗尽,印军再多将不战自亡。印军坦克发动机也因缺氧无法启动,我苏—30、歼轰7、强击机、武装直升机可以象实战演习打靶一样,各自寻找目标,全歼印军装甲部队。
 
        美军有十吨重的“炸弹之母”,我军从现在开始就制造几顿重的燃料空气炸弹,于技术上应该是不成问题。但是,时间不等人,我军现在就要立刻开始这方面的工作。
 
        二炮部队的任务是以常规导弹摧毁中印边界纵深500公里以内的所有机场,将他们的苏—30摧毁于地面,再以航空兵的子母弹、集速炸弹破坏他们的跑道,最好能精确打击机场油库和弹药库。以上两库的爆炸,足以完全瘫痪整个机场。
 
        整个战役,电子对抗部队要从空中、地面对敌进行强大的立体干扰,再让二炮部队换上电磁脉冲炸弹头,摧毁敌人的C4ISR系统,再以常规弹头摧毁敌人的雷达基地、地对空导弹基地、高炮部队,最后再以战机携带空对地反辐射导弹对敌雷达进行补充攻击,为我随后而来的密集轰炸机群编队,完全彻底地扫清地面对空中的威胁障碍。
 
        对敌人地面部队的空中打击,我军可使用大量改装的歼5、歼6无人机,携带挂满小型燃料空气炸弹和燃烧弹,在预警机的引导下,从高空进入,低空俯冲攻击敌人。即使被敌地面火力击中,空爆燃料空气炸弹比地爆的效果更好。我们不要求准,只要求造成整个区域缺氧来消灭敌人。以众多的无人机打头阵,还能起到诱敌先射,暴露自身目标的作用,也为我后面的攻击机群起到了指示目标的作用。
 
        同时,空军还要将我机群的航向、高度、飞行坐标通报给二炮部队,以免导弹误伤我机。
 
        如果确定了以航空兵空中打击来解决这场战争,我军从现在开始,就要调集所有的空天侦查器材,对中印边境纵深500公里以内地形、地貌、敌人地面部署情况、空域情况、以及气候变化情况,用三维立体图像制作出来,放入飞行模拟器,让所有的参战飞行员从现在开始就飞模拟器,使他们深深地牢记掌握未来作战对象。美军在科索沃战争之所以取得胜利,就是因为他们先飞了模拟器,美军毫不夸张的说,他们的飞行员比南联盟的飞行员还要熟悉科索沃的上空。
 
        我空降兵抄敌后路,在敌驻军后面30—40公里处的必经之路,或是在印方新建离边境24公里的机场,先突袭占领机场,后机降或空降精兵降布下口袋伏击圈,同时,召唤天上的武装直升机与追击敌人的轻型装甲快反部队一起,两面夹击,空中打击,力争不放走一个敌人。最后,再乘随后赶来的运输直升机,迅速撤离战区,安全返回驻地。整个作战,我军实现了非接触、非对称、非线式作战。
 
        我中印边境附近机场所有三代战机,全挂空空导弹,并保持一定的数量的战机在空中来回巡逻,随时准备歼灭迎战前来报复的敌机,同时,也起到了掩护我追歼残敌的轻型装甲快反部队安全返回,给地面部队的上空提供了一个有效的安全走廊。
 
        整个战役,我军还需调集十余颗侦查卫星,时刻将印军纵深一千公里,尤其是航空兵、地地导弹部队的动向,通报给我军总部。我军在中印边境要尽快部署中远程地空导弹部队,在卫星的引导下,随时准备拦截敌人的导弹,空中巡逻威慑的一定数量的我军战机,一直坚持到战斗完全结束后才能返航。我二炮战略导弹部队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以导弹反击敌人。
 
        从现在开始,我军就可以在作战实验室,反复进行“预实践”,运用计算机模拟、视频等仿真技术,分别进行我军和印军对抗性兵棋推演,模拟作战,分别找出各自的不足及弱点,和各自的强项,最后,总结出来全新的具体作战方案。三国时代的诸葛亮,面对刀枪不入的十万 “藤甲兵”,采用火攻,烧的敌人是灰飞灭尽。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面对准备了数十年之久的强悍印度山地师,我们同样一把火是烧的他们灰飞灭尽。力争让中印边境再换来一个30年的和平。
 
        中印之战,为了打好这一仗,我军可以将所有的歼轰7、轰6、强5,秘密调往前线机场,有了足够数量的战机,我军可以从多个机场起飞,采用不间断的连续饱和攻击,空中打击时间越长,对敌摧毁的力度就越大,地面进攻部队的阻力就越小。
 
        同时,我军在地面几万发远程火箭炮的攻击,与空中打击的火力一起,实现了真正空地立体联合打击。地面远程火箭炮攻击完毕,我轻型装甲快反部队立刻出击,以最快的速度直插敌人纵深,追歼逃敌,最后再与前面阻击的空降兵一起,全歼漏网之敌。地面攻击部队推进的速度越快越好,美军根据多次成功实战经验得出结论:进攻速度每提高1—2倍,人员伤亡、弹药消耗、武器装备损毁可减少四分之三和五分之四,我军的快速推进一定令印军措手不及。
 
        从现在开始,我军兵工厂赶制十万枚各种反步兵、反坦克、反车辆地雷和五万枚假雷,我军在撤退时,将这十五万枚真假地雷混合埋在印方所有主要干线公路、机场等重要50公里纵深所有军事目标,令印军假雷取出,真雷炸响,虚虚实实,让地雷瘫痪印方50公里纵深的地面交通。印方要想彻底扫除这些地雷,少则5年多则十余年,中印边境自然也就清静几年。
 
        我个人认为,空军是一个进攻性的兵种,它不受距离的远近、高山、湖泊任何地面的限制,无论是在战术、战役、战略层次,空中力量的作用和显示,都是通过不断的从空中进攻、打击敌人来实现的。没有空中进攻也就没有空军威慑,没有威慑,空军就永远是一个摆设,也将失去了应有的潜力、作用和功能。
 
        中印冲突,我军若采用传统的大规模地面进攻,在有充足准备、以逸待劳的7—8万敌人面前,即使我军能以一击十,也要自损7—8千人。但我军如果避实击虚,采用非接触、非对称作战,加上能够达到战术突然性的大规模首次使用密集航空兵,从空中突破,垂直立体打击,我地面部队伤亡最多不会超过几百人,如果空中火力摧毁得精确而彻底,我地面部队伤亡也许只有几十人,甚至在我军战史上,首次突破实现零伤亡,请参考!
 
        非接触、非对称作战的空中打击,除了能减少地面进攻部队的伤亡外,它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可以大大缩短整个战役的作战时间,从而也减少我军庞大后勤补给的直接压力。
 
        印军在地面大量增兵,力图与我军打一场地面战,就是一种落后愚蠢的战法。这也使得我航空兵精锐有机会首次象实战练兵一样,来歼灭这些入侵者,以实际行动捍卫国家的领土、主权与完整。让我们用这一仗来打醒印度的当权者,37年前的耻辱,将会以一个全新的闪电重新重重地插入入侵者的头上。也让那些小看我们的强敌明白,中国空军不仅仅是防御性的空军,让战争胜利的结局来为中国空军做个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