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油价调整:湖北广水官员上调带走28辆公车 市人大五常委联名追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10/28 13:22:33

湖北广水官员上调带走28辆公车 市人大五常委联名追讨

2011年10月07日 10:21
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号:T|T
3546人参与17条评论打印转发

官员上调,人走了,车也带走了。在湖北广水市,这一不正之风沿续多年,令五位市人大常委拍案而起——

广水官员很为难:“官员离开后基本上都被提拔到更高的职务,县级市广水没法找他追车。”调到随州的原广水市纪委书记邓凯很“纳闷”,“如果找我要我不还,那是我耍无赖,关键是根本没人找我要过车。”

官员上调,人走了,单位的车也带走?没错,在湖北省广水市,这一不正之风已沿续了十多年,令当地干部群众和人大代表强烈不满。

马国庆等五名广水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坐不住了,于2009年底联名提出议案,要求广水市政府追回被带走的公车,并追究当事官员责任。

令人尴尬的是,两年过去,到现在只有8辆公车被追回,其他20辆车,仍然被调离广水的官员占用,也没有一个人被追责。不仅如此,各方的说情压力,纷纷涌向提议案的五名人大常委,让他们进退两难。

更让他们窝火的是,随着当地党政领导换届,又将有一批官员被调离广水。如果这一不正之风得不到遏制,又一批公车又将被这些高升的官员带走。

离任官员带走28辆车

广水的车被离任官员带走,始自2000年,当时有一个特殊的政治背景——这一年,湖北县级市随州市被升格为地级市,原属于湖北孝感市的广水市,被划归随州。过去广水和随州平级,现在成了随州的下级市。

广水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李远东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为筹建地级市随州,广水部分官员被抽调到筹备组。由于广水几十年来都隶属于孝感市,离随州有近百公里,可谓山不同脉、水不同系,大多数被抽调的广水干部不愿意去随州任职。为照顾被抽调官员的情绪,并方便他们往返,当时允许部分级别的官员,将在广水市原单位的公车带到随州使用。

广水市监察局副局长何艳华说,从2000年到2003年,13辆公车被带走。

没想到从此之后,广水的离任官员带走原单位公车,却渐成惯例。2003年到2009年底,又陆续有15辆公车被带走。

广水市人大教工委主任陈家智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更为过分的是,有部分官员在知道自己要调走后,专门在临走前买好新车,以备他们带走。

南方周末记者从广水市人大获得的信息显示,带走公车的原广水官员,大部分为副处级以上官员,如原广水市委副书记陈国均、原广水市政协主席熊宗荣、原广水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肖诗兵和熊泽民、原广水市法院院长张乐成等;也有少数官员为正科级,如原广水市纪委副书记高兴玉等。

带走公车的官员中,不乏原广水市主政者,如原广水市市长肖伏清和周静等。

李远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被带走的车基本仍是工作使用。但广水市人大财经委主任马国庆说,据他所了解,有部分将车带走的官员,将车给了亲戚用。

马国庆的说法,得到了一名从广水调到随州市任职的官员的认同。这名要求匿名的官员,数年前调离广水时,将一辆公车带到了随州,至今没还。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至少听说有两名官员将车给了亲属用,二人都已从随州的职务上退休。其中一名官员的亲戚在用车时,还发生过一次交通事故。

广水市人大内司委主任王积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被带走的车包括买车和办理相关手续所花费的费用,每辆车约20万元。部分带走车的官员,在新单位又配备了新车。马国庆和上述要求匿名的官员都称,部分官员带走的车,是找企业或乡镇“化缘”买的。

人大常委怒了

外调官员将广水公车带走,引起了当地官员的强烈不满。

2007年,时任广水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的肖诗兵调往随州任职。临走前,他透出风说,会把乘坐的小车带走。

广水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特种行业中队长饶木明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听到消息后,他赶紧找到了肖诗兵司机质问,司机没有承认。饶木明连忙组织了几名民警,在肖诗兵离开当天上午8时许,在广水市公安局门前找到了肖的车。司机告诉饶木明,该车当日要送肖去随州赴任。

饶木明等警员拦在车前,要求司机将车开回公安局大院,不得离开。随后,为防止这辆车逃离,几个人专门将车胎气当众放掉。不过,这辆车最后还是被带走了。

随州市市委一名官员回忆,一位原广水市检察院检察长准备带车走时,也遇到了类似情况。检察院职工将大门锁住,不让车走。最后经过调解,车还是被开走了。

越来越多的车被带走,让马国庆的五名人大常委怒了。

2009年11月,在广水市人大常务委员会第18次会议上,人大财工委主任马国庆、内司工委主任王积寿、农工委主任杨春炯、人事代表委主任刘波、人大教工委主任陈家智等五名人大官员,联名提交了《关于要求清理并追回调出领导干部所带小轿车的议案》。

议案让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郝毓宏大为紧张,连说三个“太突然”,并以没有提前汇报为由,现场反对将议案列入当日会议日程。五常委针锋相对:“根据规定,有5名委员联名提交的议案,不需要经过副主任同意即可提交到常委会讨论”。

双方吵了起来,僵持半个多小时。时任广水市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李耀华只好表态,此议案不列入18次会议议事日程,但作为19次常委会议事日程。

2009年11月25日,广水市人大常委会召开第19次会议。追车议案被列入议事日程,会后形成了一份决议。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这份“关于清理并追回调出领导干部所带小轿车的决议”称,会议认为,调出领导干部从原单位带走所乘公用小轿车是一种不正之风,造成了原所在单位国有资产的流失,社会影响较坏。要求广水市政府成立工作专班,清理并限期追回因调动带走的公务车辆,并要依法建章立制,杜绝此类现象再度发生。

“追车令”夭折

追车专班成立了。具体承办人是广水市纪委副书记汪维礼和市政府办主任李远东。专班开始清理、调查离任官员带走的车辆数量、车型和购车时间等信息。

曾参与专班的广水市监察局副局长何艳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经数月追车行动,陆续有8辆车被追回,其中一名官员没退车,但补缴了18万元车款;另一官员到广水赴任时带了车,离开时另带了一辆车,一车抵一车,不退了。

不过,另外20辆车的追查工作中止了。

“这20辆车,都是被调到上级的领导们带走的,我们根本没去核实。”何艳华说,这些官员原本都是副处级以上,离开后基本上都被提拔到更高职务,县级市广水没法找他们要车。

2008年,时任广水市纪委书记的邓凯调到随州,将一辆丰田凯美瑞轿车带走。2011年9月29日,南方周末记者在随州市委院内,找到了牌照为“鄂OS8069”的这辆黑色凯美瑞。一位不知道记者身份的司机说,经常看到邓凯驾驶该车公干。

南方周末记者在办公室见到了邓凯。他表示,从没有人找他要车,“如果找我要我不还,那是我耍无赖,关键是根本没人找我要过车。”

广水市纪委副书记汪维礼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找上级领导追车,等于是“瞎子撒药”——当地方言,即眼盲的人撒药,肯定会药到很多人,“会得罪很多人”。

广水市政府办主任李远东说,大部分车带走多年,已近报废,追回价值不大。不过何艳华却表示,当地公务车报废的年限是15年、行驶20万公里,按这个标准,大部分车没到报废年限。

五名常委联名提议案要求追车的事,很快在广水乃至随州官场传开,各种说情和压力接踵而至。陈家智向南方周末记者说,被调走的官员,基本都是他们过去的同事、领导和上级,许多人都找他们做工作,希望不要深追。

陈家智、王积寿分别证实,常务副市长左和平曾找他们做过思想工作,在肯定他们意见有道理后,表达了市政府工作的难处,希望他们理解。9月29日,左和平没有回应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请求。

在压力和说情之下,陈家智等签字勉强认可政府的答复。而马国庆仍然不满政府的答复,以请假的方式拒绝参加相关会议。

市主要领导也带车走了

尽管追车令夭折,但2010年年初,广水市监察局、财政局还是联合出台了一份管理公务用车的规定。规定称,严禁领导干部因工作调动将原单位公务用车带走。违反的,应责令其限期退回所带车辆。逾期仍未退回的,属市内调动带车的,由市监察局追究带车者责任,调往市外工作带车的,提请上级有关部门追究其责任。

在陈家智等广水市人大常委看来,他们不满意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政府承诺将2006年后官员带走的车全部追回,但没有兑现。2009年,原广水市市长周静调走,带走了一辆车,至今没有追回,如今周静已调任湖北省教育厅副厅长。此外,禁止带车的规定出台后仍有个别官员带车走,让人大决议和规定形同虚设。

马国庆等人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2010年年初,原广水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张道亮赴随州任随州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带走一辆车。

陈家智等人说,张道亮带车走后,他们曾专门向政府反映,时任市长、现任市委书记的吴超明答复说,张道亮的车借用3个月后会归还。目前,张道亮是否还车不得而知。

何艳华认为,后来政府将追车的情况和遇到的困难通报给了人大,人大未表示异议,此事就算结束了。现在人大常委如果不满意,那就是人大失职,当时没有表示反对和监督。

马国庆、陈家智等人大常委承认,“人大确实失职了”。他们强调,如果广水市主要领导和人大主要领导坚持追查,这些车肯定能追回。一把手态度暧昧,导致了这一尴尬结局,广水市人大原常务副主任郝毓宏难辞其咎。9月29日,郝毓宏以自己已退休为由,拒绝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

常委们担心,“换届即将进行,肯定还会有人带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