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戴维斯vs亨德利:肌肉的力量和大脑的力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学校大全网 时间:2021/09/18 20:49:21
肌肉的力量和大脑的力量

来荷兰后不久,我由科学家变成了一个生意人。这要“感谢”欧洲人愚蠢地痛恨核能,至今我对那些歪曲数据,胡说八道误导公众的所谓绿色和平组织的人们不满。自打改行从事企业后,我先后建立了数个公司,每次都与一个到两个搭档合作。人们习惯于说志同道合的才可以在一起合作。但这个志同道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做过生意和没做过生意的人们对寻找搭档的标准往往给出正好相反的答案。我寻找生意搭档的标准很简单:我不要另一个李剑芒!

呵呵,奇怪不奇怪,我连自己都“讨厌”自己!Oh No,我可不讨厌自己,我可能是天下最狂妄的自我感觉良好者!但我不傻,我知道我不是上帝!不但不是上帝,有些领域我简直就是一个傻冒。连全社会的平均水平都远远达不到。做生意可不是一俊遮百丑,正好相反做生意是一丑遮百俊!公司如果在某个领域特别差,这个缺点可能就宰了你,你其它领域再出色也白扯。如果我的搭档是另一个李剑芒,我强大的领域他也强大,我傻冒的领域他也傻冒,那这个公司非倒闭不可。


这在数学的集合论上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就是上面那张图,两个李剑芒加一块和一个李剑芒一模一样。李剑芒由于其某些弱点看不到的事物,两个李剑芒还是看不到。但一个李剑芒加一个和李剑芒不一样,哪怕是智力方面不如李剑芒强大的搭档,这个集合变大了。李剑芒看不到的事物,搭档看到了。这就是与李剑芒不一样的搭档的好处。但这个好处是有代价的,那就是你希望的东西,你的搭档不一定喜欢,而你搭档喜欢的,你不一定喜欢。也就是说,你和你搭档的人品可能完全不一样(如果一模一样,那可能就是俩李剑芒了)。这是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俩搭档要相互容忍自己不认可的行为和举止。对了!高容忍度!这是生意人必须具备的条件。

注意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高容忍度不是你啥都接受对方。那不是高容忍,而是奴从!我如果啥都接受对方,那么上个图中的我(蓝色)将消失,我和搭档的合作变成了搭档(红色)主宰。那么搭档根本没有享受到我的优势,我与搭档合作不但没有扩大我们的覆盖领域,反而比我自己覆盖的领域缩小。反过了,搭档如果完全服从我,那么这种合作也没有了意义。那么什么是高容忍呢?高容忍就是容忍自己完全不赞同的对方是正确的!而这个正确是通过理性辩论的结果!没有辩论高容忍无从谈起,有了辩论不接受辩论的结果,那是没有容忍能力的小心眼。

一个公司的强大不是这个公司有多少钱,也不是这个公司有多少部机器,能发出多大的能量。一个公司的强大是公司内部,人的大脑能覆盖多大的区域!一旦一个公司形成单一思维方式,有意识地压制不同思维方式,这个公司只有一个长远的前途:越来越完蛋,最终倒闭!

上面说了一大堆的商业例子,阐述了人的大脑自由,相互不一样的巨大好处和代价。但人们为什么热衷于万众一心力量大呢?这是人们混淆了肌肉的力量和大脑的力量。人的肌肉力量是通过受大脑指挥的神经中枢爆发出来的。如果所有大脑一模一样的思维,那么确实人们可以爆发出单一方向的肌肉力量。这个力量可以干好事,也可以干坏事。如果那个决定所有大脑思维的核心大脑思维正确,则这个力量将达到好的结果(好事),如果那个大脑不正常运转,则这个力量将形成对社会摧毁性的后果。这是一场赌博!赌赢了,大家高兴,赌输了大家一块死!由于一个人的大脑力量,不管这个人如何超常,它是无法与1亿颗独立的大脑力量抗衡的。所以这个赌博从定义上已经是一个输多赢少的赌博。但人们为什么还是喜欢这个赌博呢?

这个赌博并不是光输不赢的,能大规模调动单一方向的肌肉力量,必然在肌肉搏斗中胜出。这个特定的环境就是战争。战争的胜利方往往是那些能够高效调动所有肌肉力量的人们。而战争胜利方的那个主大脑必然成为接下来的和平社会的主要大脑。战争的胜利很容易使得那颗(可能不错的)大脑发热:我既然能打赢战争,我就能干任何事情!战争年间我不需要别人的大脑,和平年间我同样不需要别人的大脑。不光是全国只有我一个人会打仗,全国只有我一个人懂炼钢,全国只有我一个人懂种地,全国只有我一个人懂生意,...一个人...一个人...。结果这个国家就只剩下一颗脑袋了!最终出现什么结果,看到的人们已经看到了。没看到的年轻人,你们自己想吧!

经济实际上是一个大脑游戏,而不是一个肌肉游戏。一个产品有没有价值,价值有多大,是人的大脑决定的不是人的肌肉决定的。如果你问一个没有大脑的肌肉(大脑痴呆者),一个产品的价值是多少,它不会给你任何有意义的答案。我喜欢吃某样东西是因为我的大脑告诉我那个东西对我的幸福很重要,不是谁话费了多少肌肉力量生产那个东西。一个厨师,即使他累死,如果他端上一盘炒糊了的菜,我的大脑告诉我,那盘菜的价值等于0。我的大脑不会因为听了厨师如何如何辛苦地炒出了这盘焦炭而认为它有价值。价值是经济的核心,人的大脑决定价值,而不是肌肉(马克思认为肌肉决定价值),这就决定经济这个大游戏是一个大脑游戏,而不是肌肉游戏。

用肌肉玩大脑游戏,结果不用看人们就可以猜到。输!输的一塌糊涂。看懂这个虽然不难,但人们往往忽略了这一点。传说二战结束后,苏联人抢德国的奔驰车,美国人抢德国造奔驰车的人们,苏联人抢德国的土地,美国人抢德国的高级大脑。战后日本一片的废墟,经济状况远比中国差得多。战后的德国也同样如此,饭都经常吃不饱,更必要提什么资本啊,大型机器啊。日本仅剩下那点机器也拆吧拆吧卖钱赔东南亚国家战争赔款了!但这两个国家的经济战后腾飞,一个窜到世界第二,一个窜到世界第三。靠的是什么?不是靠的钱,因为他们没钱。不是靠的肌肉力量,因为他们的男人都快死光了。他们只靠一样东西:大脑力量!而当年并不是最惨的中国,一味地强调万众一心,一味地强调集体主义,把个农村都变军营了!全国人民的大脑成了废品,只有毛泽东一个人长了一颗脑袋。结果呢?我不想说了,丢人!

中国人终于开始意识到,一个国家的强大与否不是你有几颗原子弹(苏联的原子弹数目世界第一),也不是你有几架高级战斗机,更不是你有多少个士兵。一个国家的强大与否,是你这个国家能有效地调动多少颗大脑力量。如果你在几亿人口的国家只能调动一颗大脑,这不是人的社会,这是猪圈!猪圈的猪再多也只是多了几个哼哧哼哧乱拱的肌肉力量,它干不过人的大脑。中国政府一而再,再而三提出的“解放思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调动肌肉力量也许能让你赢了战争,但会调动大脑的力量的国家才是最后的赢家。

调动大脑不是赶猪,你鞭子向哪个方向挥动,猪就向哪个方向跑。那不是调动,那是把人们的大脑控制的和你一样的蠢!调动人的大脑只有一个途径;给大脑一个自由的活动空间。百米冠军不是他们天生就能跑那么快,是因为他们训练的结果。大脑是一个道理,天生人人有一个傻冒大脑。不断地训练才使得这颗大脑变得能量巨大。训练需要训练场地,在你画地为牢的阴沟里无法训练大脑。它需要一个开阔的空间。不给这个空间,人们的大脑无法开拓,民族强盛就是白日做梦!

看清这个道理的人们,你们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尺度来衡量改革是真正向着民族昌盛,人民幸福的方向走,还是婊子立牌坊的倒退。看改革行动是放开政府对人们大脑的束缚,还是加大束缚。前者是真正的改革,后者是婊子立牌坊的倒退!